【视频不能看解决方案】手机端浏览器(推荐使用手机自带浏览器或搜狗浏览器,移动网络会有部分拦截)
公告:大白兔备用地址请广大兔友及时更新收藏,爱收藏不迷路,大白兔永久地址(HTTPS://DBT11.com),地址栏输入备用地址即可访问!!!

老婆的男人们第三卷10


  KTV包房里,没有K歌的声音,只有一群男人吵闹划拳拼酒。他们这些人每次在KTV从来不唱歌,但是却喜欢在KTV,酒吧的氛围还真不是他们喜欢的。浮华一向是他们的老巢,这里设备齐全,想怎么玩都行。
  姚夏今天的手气似乎特别的好,划拳一直都是常胜,几个不服气的,轮番战斗,都输给了姚夏。
  「操!姚夏你今天喝什么了?点子也太爆了吧!要不哥几个打几把牌?」腾椿语呵呵的笑了,「那么这纯属欺负人,明知道姚夏是好宝宝,不会打牌。」他今天心情不错,一想到以后就能借口去看他姐,亲近自己的老婆了,他这心情就大好。所以今天才出来疯一疯,只是他哪想到,腾椿影现在已经从大宅搬出去了,为了躲避自己弟弟的白眼和碎碎念。
  「椿语你他娘的不损我能死啊?!」姚夏笑骂。
  腾椿语挑挑眉,仰头喝了一杯威士忌,「尺素妹妹呢?带来一起玩儿啊!」要是以往提起尺素,姚夏准保是眉开眼笑的,可现在也不知道是怎么了,忽然拉下脸来,笑容也没了,「别跟我提她!」腾椿语是过来人,一看就知道他们闹别扭了,他以前和琪琪也这样,他气得不行,可那小女人一点反应都没,姚夏这样子大概也是了。对于他们来说,你骂他们都比不理睬他们要好,面子问题还是很重要的。
  姚夏放下了酒杯,起身,「我出去抽根烟。」
  关上包房的门,就彻底的安静了,走廊的尽头站着一个人,姚夏走近,拍了拍他的肩膀「雷晓,谁的电话?」雷晓扭头看是姚夏,直接道:「孙乾。他路上出了点事,我让人去接他了。」姚夏狐疑的看着雷晓,「真的?你为什么笑得这么奸诈?」「有吗?你看错了。」雷晓淡淡的笑着,风轻云淡。他可不能再让姚夏知道了,这厮是来坏事儿的,「咱们进去吧,别让大伙等着。」雷晓若无其事的饶过姚夏进了包房,虽然他的心早就飞了,可这会儿得装,自从上次的计划落空,他就越来越沉得住气,他需要的是一个机会,让那个小女人没法不同意,让众人没法在反对,他这人就是自信,他觉得辛博琪始终会和他在一起,只是个时间的问题而已。
  这边,劳斯莱斯里,隋翌又开始说教。
  「你怎么能抢人家的车呢?辛博琪同志,你这样是违法的!」辛博琪猛地踩了一脚刹车,后座上的隋翌砰的一声撞在了前座上,「你想干什么?」隋翌忍不住吼她,不是不怜香惜玉,也不是总拿她出气,只是这单行线啊,她就这么把车停在马路中央了?这有多危险,她知道么!
  辛博琪刚要开车门,隋翌立马就握住了她的手,「你干什么?」「我刚想起来,我没驾照,不能开车,咱们换换。「「你疯了?懂不懂交通规则?」你让隋翌说她什么好,这个小女人你能放心她一个人开车出去?看来吊销她的驾照是正确的做法。单行线上竟然要开车门下车,她就不怕突然来一辆车撞飞她?
  辛博琪扁嘴,委屈的看着隋翌,「不是你说的我不是正规学校出来的,不能开车吗?我下车换你来开。」隋翌再次握住了她要去开车门是手,无可奈何的看着她,「你别闹了,快开车,这里单行线呢!」辛博琪眉毛一挑,「怕什么又不是高速公路。」还好她还知道高速公路不能突然停车开车门,隋翌叹气,催促着,「我让你开你就开!」「不行,我得遵守交通规则。」她还来劲了,一板一眼的样子,不气死隋翌她不开心似的。
  隋翌无奈了,只好妥协,「你坐到副驾驶去。」说罢就要开车门下车,当然他是看过没什么车经过才这样做的。辛博琪见状连忙拉住他,「你疯了?」「你不是让我开车?」「这是单行线,你就不怕被车撞了?」辛博琪一吼,还真给隋翌喊的愣住了。
  你瞧瞧,她什么都知道,可就是不那么办,就好像考试的时候,你明明知道三乘以七等于多少,可你偏偏要不管三七二十一的写个十五。
  这就是个活宝,能把活人气死的宝贝,「你坐着别动!」隋翌阴沉着脸,弓起身子,企图从驾驶席和副驾驶中间的空隙爬过去。可隋翌这么高的个子,这么大的体积,这么小的空,他哪能顺利爬过来。
  辛博琪看着他卡在中间的样子,想笑又不敢笑,「我帮你。」她伸手就去按按钮,想将座椅放倒,让空变大一些,隋翌好过来。
  可是她动作太快,隋翌根本没反应过来,椅子就忽然后倾,他的一条腿已经迈过去,半个身子也伸了过去,原本他的重量都集中在椅子上,这会儿忽然没了靠山,隋翌的瞬间失去平衡,眼看就要仰过来。人在遇到突发危险的时候,总是习惯了就近抓取,不管能不能救命,都会下意识的抓住什么,而隋翌现在抓住的自然就是辛博琪。


  「哎哟!」这一声惨叫是辛博琪发出来的。
  「啊!」这一声惊天动地的哀号是隋翌发出来的。
  辛博琪想从他身上爬起来,可这姿势十分有难度,他压在隋翌的胸口,身体扭曲着。隋翌更是惨不忍睹,他的那一声哀号可不是假的。那个姿势被人忽然压住了,倒在两个椅子的空隙中,你说他能好了?这会儿已经是满头的虚汗,一张俊脸扭曲着,好似正在承受巨大的痛苦。
  「你怎么了?」辛博琪也发觉了隋翌的不对劲,他一动不动的,死命的咬住自己的下唇,她急了,挣扎着从他的身上爬起来,「你到底怎么了?」她这一动,隋翌倒是不咬嘴唇了,眉头皱得更紧,直接吼了出来,「你别乱动!」「好好好,我不动,你到底怎么了?伤着哪里了?」她是真的紧张了,隋翌这个表情可不是装出来的,一定是真的受伤了,不然不会疼得快哭了一样。谁还能说她没心没肺,她有在乎的人,关心的事,只是你鲜少看到而已。
  隋翌听她这么问,看到她这么关切的眼神,他张了张口,却没说出来,你让他怎么说?
  辛博琪看见他窘迫的样子,顺着他的身体看,目光一直滑到了他的双脚间,他的脚打开着,偏不偏正不正的刚好中间有一个扶手。辛博琪顿时瞪大了眼睛,仔细的盯着他的下半身迟疑了良久才道:「你该不会是小弟弟受伤了吧?」隋翌本来扭曲的脸,唰的一下紫红,娇艳欲滴的。
  坏了,看来是猜对了。她这下慌了,伸手去扶他,可你碰他一下,他的疼痛就加剧一分,但是也不能总让他这么卡着吧。隋翌双手使力,辛博琪也使力,好不容易将隋翌解救出来,让他躺在后座上。
  辛博琪开了车灯,避免后面的车看不到他们,再发生意外。然后她就趴在了隋翌的旁边,满面愁容的看着他,「隋翌,你还疼吗?」隋翌只顾着脸红,哪里还有心情搭理她。辛博琪一瞧,心下大惊,不会就这么绝后了吧?他们家貌似的独子啊,九代单传呢,「隋翌你别动,脱裤子让我看看伤的严不严重。」辛博琪话音未落,手就已经开始抠他的皮带了,隋翌又气又羞,厉声喝止道:
  「辛博琪!男女授受不亲!」
  这句话无疑就是个炸弹,辛博琪呆愣了许久,而隋翌显然喊完了之后也在后悔,他的那一张脸,你若是碰一下,估计都能出血,他要是趴在电线杆子上,你准保觉得那是红灯。
  「去医院吧!」辛博琪自然知道,像隋翌这样动不动就脸红的人,当然不会轻易的给她看私处,可这不是小事,讳疾忌医要不得。也不顾隋翌反对与否,发动车子,直奔医院。
  到了医院,她看了看隋翌,显然他是不能自己走进去的,要她背着他,也是不太可能,于是她下车,「你等着我让人来抬你。」辛博琪几乎是狂奔进医院,一边跑一边喊:「医生救命啊!医生救命!」她这么一喊,前台的护士马上找了医生过来,急切问道:「怎么了?」由于跑得太急,她气息尚未平定,「医生,我朋友,救他,你要救命啊!」她语无伦次的说着,不过她也没说错,的确是救命,是隋翌的命根子呢。
  医者父母心,听了自然是紧张,「你慢慢说,怎么了?什么病?」辛博琪想了一下说:「车祸!」「立刻准备抢救室,伤患要立刻抢救!」医生对旁边的护士吩咐了一声,又对辛博琪道:「伤患现在在哪里?」「在车里呢。」辛博琪带着一群医生和护士赶来,隋翌见到这场面还有些震惊,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死人了。
  医生看见车里的隋翌后,皱了皱眉,「这就是伤患?血呢?」不怪医生这么问,有谁看见车祸不流血的。
  辛博琪略微沉吟,「这应该算是内伤吧!」
  「内伤?你不是说车祸吗?」
  「是在车里发生的,不算是车祸吗?」
  「小姐,你是朋友到底哪里受伤了?」
  「前列腺。」她原本是想说小弟弟的,可这是医院不是,她猛然就想起了这么个医学术语。
  「前~~~」医生两眼一黑差点没晕过去,护士勉强扶住他,医生满脸黑线,又吩咐身边的护士,「抢救室不用准备了,直接送去男科。咱们救不了,不在业务范围。」「救不了了?」她刚才只顾着看隋翌,就听到医生说救不了,顿时一惊,一把揪住医生的衣领,急切道:「喂!不是吧,就撞了一下而已啊!医生他还能不能生育?」医生皱紧了眉头,显然有些不高兴,「这不是我的业务范围,小姐请你松手!」辛博琪当然不能就这么放手了,双手揪着他的衣领,怒视着他,「你把话给我说清楚了!什么救不了?我要你立刻救他!把他救活了,让他健健康康的!」医生哭笑不得,「小姐我真的救不了啊!」「放屁!」辛博琪也不管了,直接爆粗口,她能不着急么,隋翌要是真不举了,她得后悔死,当时咋就那么手快呢?不按那个按钮不就什么事情都没有了么?


  思及此她又拉近了医生几分,「你不是医生么?是的话就立刻给我治好他!你说他有没有得救?能不能生育?」医生不耐烦了,还是头一次遇上这样的家属,「你这人怎么胡搅蛮缠啊?快放手!」「我不放!他到底能不能生育?」「我不知道?」「你不知道谁知道?你可是医生啊!他们家不会断后了吧?他还能生育吧?」医生被她烦的不行,直接吼了出来,「能能能!他还能宫外孕呢!」这下该满意了吧!很显然他说这句话的时候没有想过受伤的是个男人,他受伤的部位是小弟弟。
  乃至于,此话一出,整个医院的大院里,鸦雀无声。护士们更是目瞪口呆,这是她们仰慕已久的骆白医生说的话吗?她们的那个骆白医生可是温文尔雅,学识渊博的,会说出这样的话来?
  其中的一个小护士在沉寂的三秒之后,迅速的回过神来,拉了拉盛怒中的骆白,小声说:「骆医生,这是个男人啊。」骆白还被辛博琪揪着衣领呢,他还在气头上,早就昏了头了,在护士提醒之后,愣是又吼了一句:「男人就不能宫外孕了?!」咣当一声,走过路过都留下了下巴,所有人的下巴几乎是同一时刻掉在了地上。
  辛博琪也在震惊之中,手上却丝毫没放松,依然抓着骆白的衣领。而隋翌,早在辛博琪说出那句前列腺的时候,就在幻想着,自己是真的车祸,恨不得他已经死了。在听到后面医生的那句宫外孕,他恨不得下地狱,永世不超生,别再让他遇见这两个人。
  这骆白也是最近钟爱医院的风云人物,他来这里不过一个月,就已经尽人皆知。首先他的学历,年纪轻轻的就已经是医学博士,算得上是医学院的一个荣耀了。来这家医院就是历练,听说他的父母都是医学界的权威,这人也是前途一片光明。家世好,再加上他相貌好,刚来医院的那天,迷得这些小护士团团转,所以刚才才有那么多的护士跟着他出来抢救病人。
  他本来是可以去一家很好的医院工作,但是他的父母偏要他来这么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医院来,他绝对是大材小用,他哪能不气。不过,既来之则安之,虽然心里不舒服,他也还是认真工作,对待病人也很好。只是他这样骄傲的人,难免有点大少爷脾气,再加上他这人有洁癖,从来不让人碰他,辛博琪现在揪着他的衣领,骆白哪能不爆发?
  骆白似乎也觉得氛围不对,知道自己说错了,但脸上还是没缓和,「愣着干什么?把病人送到男科去!告诉男科的医生,一定要保证病人还能传宗接代!」护士们七手八脚的将隋翌抬上担架,隋翌彻底的装死了,没脸见人了,绝对的没脸见人。
  骆白瞪了辛博琪一眼,「你还不放手?!」
  辛博琪狠狠的瞪了他一眼,「庸医!」她咒骂了一句,就跑去找隋翌了。
  「你!」骆白气结,我是庸医?居然有人说他是庸医?他曾经获得过多少医学奖,做过多少外科手术,救活了多少人?竟然有人说他是庸医?晦气!


上一撸:老婆的男人们第三卷20



下一撸: